您的位置:主页 > 办事指南 >

川师大杀室友男生曾想自杀

时间:2016-04-18 19:27来源:未知 点击:

同为甘肃白银人的滕刚和芦海清,在同一年以相同的名次考入四川师范大学。他们被分到同一间宿舍。因为生活琐事,滕刚从超市买了一把菜刀,砍了芦海清50多刀。此前,滕刚曾自杀两次。
 
  2015年8月,滕刚(化名)以甘肃省第91名的艺术成绩考取四川师范大学。对于滕刚父母来说,这是个不小的惊喜,一年前,他成绩平平。
 
  滕刚的父母向儿子就读的艺术集训学校送去一面锦旗表示感谢。
 
  与此同时,芦海清家简陋的平房中迎来很多前来祝贺的同学。芦家位于甘肃白银市景泰县郊,距离滕刚家90多公里。
 
  芦海清的好友李维(化名)记得,“那天晚上,师哥师姐都来了,还有学弟翘课来祝贺,芦海清特别开心。”她和剥洋葱说。
 
  两个20岁的甘肃白银少年就此交集。入学四川师大舞蹈学院后,他们被分到同一间宿舍:东苑2栋127室。
 
  3月27日23时50分,滕刚将芦海清叫到了离寝室一楼梯之隔的学习室内,用他当天买的不锈钢菜刀将芦海清杀害。
 
  经法医鉴定,芦海清系头颈离断伤致死,全身50多处刀伤。
 
  3月28日,滕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;事发15天后,芦海清的骨灰被家人带回白银老家。
 
  “不想活了,想自杀”
 
  四川师大心理危机干预小组的一位老师,事发前一天,即3月26日,滕刚找到一位学姐,告诉她:不想活了,想自杀。
 
  27日,滕刚在同学视野中消失。事后证明,他从超市买了一把菜刀。
 
  26日晚,芦海清给女友吴雨(化名)打了生前最后一通电话。
 
  电话中,他说与室友滕刚发生了争执。当天宿舍有人播放音乐,他跟着唱了两句,滕刚愤愤地说“唱什么唱,你唱的好听吗?”
 
  两人打了场架,芦海清头上肿起了包,嘴巴也伤了。他安慰女友,这不过是男生之间相处的一种方式,“打完架就已经好了。”
 
  “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和别人发生了争执。”
 
  吴雨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他们从2014年恋爱,她不担心芦海清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,“他老实开朗,好相处,跟谁都能聊两句。”
 
  而且,“跟他打电话时,寝室里时常有唱歌的,我们都是学艺术的,其实我们寝室也是这样。”芦海清常跟吴雨讲身边发生的事,他曾经提过一次,觉得室友滕刚不太好相处,“聊不到一块儿去”。
 
  27日晚,将芦海清杀害后,滕刚返回寝室要求室友报警。然后将自己反锁在了案发现场的学习室内。
 
  哥哥芦海强看到芦海清时,是在殡仪馆。“那一幕,一辈子都忘不了。”
 
  芦海清身首分离,躺在冰冷的不锈钢台子上,全身50多处刀伤。单是尸体缝合费就有1.8万元。
 
  宿舍里,芦海清打游戏的电脑还没关,旁边饭盒里放着还未吃完的零食。
 
  剥洋了解到,滕刚今年20岁,籍贯为甘肃武威市古浪县人。与父母居住、生活在白银市。
 
  滕刚的家人均在监狱系统工作。他的爷爷是一位监狱离休干部,父亲今年51岁,是白银监狱财务科副科长;母亲今年46岁,在白银监狱办公室工作。
 
  熟悉滕刚家的人介绍,滕刚曾经休学一年,并有过两次自杀行为。
 
  这一病症的高发段是7岁到19岁 大部分患者症状可以延续到成年。
 
  2009年2月与2012年9月,滕刚曾自杀两次。第二次割腕后,失血过多以致休克。
 
  4月17日下午,滕刚的母亲在与芦海清家人通话中表示,公安机关已为滕刚申请了精神鉴定。“公安局说,一个月后出结果。”
 
  芦的家属在电话问滕母,如果知道滕某患有精神疾病,为何不告诉学校。
 
  “儿子中学期间患精神抑郁疾病,高中时还休过学。毕竟有精神病让人知道了对孩子的未来影响不好,我们没有告诉大学里。”滕母回答。
 
  滕母说,滕刚在两次自杀前都没有任何迹象,“他平时很乖,高三时也好了。”
 
  作为甘肃省白银监狱财务科副科长的滕父,曾代表监狱多次采购心理健康中心功能室设备项目、图书及书架,但作为父母,他们没有带儿子看过专业的精神病医院和精神科,“我们不愿儿子将来背上一个精神病的标签”。
 
  相较于滕刚,芦海清的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。
 
  两岁时,芦海清亲生父亲意外死亡,母亲改嫁。他由大伯一家抚养长大。农村之家,大伯供养着芦海清在内的兄妹3人,日子辛苦。芦海清喊大伯“爸爸”。
 
  第91名
 
  “我在4月15日晚上才知道这件事,一晚没睡。根本想不到是滕刚做出来的。”滕刚的好友张强(化名)和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。
 
  作为一名艺术特长生,他们曾经同在兰州一所音乐集训学校学习艺术专业课,又一同报了文化课补习班。
 
  在张强印象中,滕刚刻苦努力。有一次凌晨2点,所有学生都休息了,张强起床上厕所,他发现滕刚一个人在教室,借着手机的光进行专业视唱训练
 
  张强常和滕刚开玩笑,“我觉得他性格很好,调侃他都不生气,那段时间备考,我们压力都很大,他一次也没有跟我们急过。”
 
  腼腆内向,是滕刚音乐集训学校老师对他的评价。“他跟旁边班的同学认识的不多,但自己班里的相处的都还可以。”班主任王青(化名)向介绍。
 
  “特别乖”,这句话,王青强调了4次。起初,他只是普通班里成绩一般的学生,但6、7个月的学习之后,他的专业成绩比同级精品班的学生还要高。“准备联考压力大,这孩子特别踏实懂事。”王青回忆,当滕刚学习压力大时,会找他出来聊聊天,缓解一下。
 
  “没见过他和同学打架或者起冲突。滕刚虽然家庭条件好,但是比农村来的孩子都努力,目标很清楚,就是要考上好的大学。”王青说。
 
  出身农家的芦海清知道,只有通过大学才能有更好的将来。他多次对朋友说,一定要考上好的大学,“以后要挣好多好多钱孝敬父母”他有时向李维讲起自己的家庭,“父母供养哥哥学美术,我学声乐,太不容易了。”
 
  起初,芦海清的嗓音条件并不适合高音。他就找认识的师姐补习,每周去师姐的学校上小课,晚上晚自习下课了还会联系到11点多。高三时,更是不愿意浪费一分钟的时间。
 
  2015年8月22日,芦海清以甘肃省第91名的成绩考入四川师范大学的消息传来,朋友们都赶来祝贺。
 
  待客时,芦海清手机放着音乐,唱了首《父亲》,他边唱边哭。“想让爸妈过上好日子。”
 
  同年同月,滕刚以同样的名次,与芦海清考入同一所大学。
 
  进入大学后,滕刚的性格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。“他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学生,不逃课,但也不和我多做交流。”一名教过滕刚的老师和剥洋葱
 
  另一位认识滕刚的学生介绍,滕刚刚进大学时较为活跃,但他不太会和人交往,朋友不算多,“出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,他最近正打算帮人代理分期付款业务,卖手机。”
  社交网络中的滕刚,显示出了另一面。除了关注他热衷的游戏与音乐,滕刚时常发出含有脏话的微博,内容多是表达自身难以遏制的愤怒,其中常出现侮辱性的字眼。
  他的QQ头像,是一个竖中指的年轻男子。
 
  进入大学的芦海清开启了梦想中的生活。他常常跑到校园空地上,开着视频,向女友吴雨展示校园里的景致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dl-horwath.com连信财税网